受傷近8月左手未恢復觸覺,陶勇:若不做醫生會去寫小說
2020-09-16 10:48
來源: 北京日報

受傷近8月左手未恢復觸覺,陶勇:若不做醫生會去寫小說

人工智能朗讀:

從鬼門關里逃出來后,陶勇醫生再次穿起白大褂,回到朝陽醫院的眼科診室。

每次出診,滿樓道的鮮花,素未相識的人送來祝福,都成為他走出黑暗源源不斷的動力。

但事實上,陶勇心里比誰都清楚:左手的“尺神經”斷了,最多一處縫了四十多針,至今仍未恢復觸覺,能否重回手術臺,依舊是未知數。

“如果不能繼續做醫生,會做什么?”面對北京日報客戶端記者的問題,陶勇回答道,“可能會去寫小說?!?/p>

在陶勇看來,文字和眼科都有非常詩意和浪漫的一面——可以幫助我們,抵御黑暗的吞噬。

文學照見世間善惡

1980年,陶勇出生于江西撫州南城縣。父親是檢察院的一名檢察官,母親是新華書店的職工。

由于父親工作比較忙,童年時的陶勇,大多數時間都“泡”在媽媽工作的書店里?!皶甑臅叶寄芸?,這對我后來喜歡語文和寫作有一定影響?!碧沼抡f。

小學三年級時,陶勇參加了一次作文比賽,寫了一篇關于校園四季的作文,獲得撫州地區一等獎。當時的獎品是一套日文翻譯版的《十萬個為什么》,這讓他很受鼓舞,從此也激發了寫作的興趣。

在陶勇的認知里,文學是另外一個層面的治療,讓人去發現人世間的善與惡,美與丑。

從醫之余,他會在個人微博上寫一些隨筆,記錄自己與朋友、患者、熱心博友之間的一些故事,分享生活中的點滴。

有一位患者叫小岳岳,十年前,幾近失明的他在媽媽的帶領下,找到陶勇。

由于小岳岳的眼底視網膜反復脫離,八年來,陶勇為其做了十次手術都未成功。

去年,陶勇和幾位朋友嘗試工程學的辦法,專門為他設計制作了智能眼鏡,讓小岳岳重拾光明。

陶勇說,“每當我想起他,眼前就會浮現出各種畫面,他的父親在外拼命打工賺錢,他的媽媽忙里忙外,既干農活又帶他看病、照顧家,他挑燈夜戰、努力學習、忍受每次手術和治療的痛苦,黃博、宋博研究團隊堆積如山的設計方案……”

他把這個故事寫在微博上,網友看了之后感動地說,“以后我再對人性失望的時候,我就來看看陶勇醫生以及他分享的故事。醫院真的是見證人性的地方,有一切答案。我看到了人性的堅持和美好?!?/p>

除了寫隨筆,陶勇還寫了一些詩歌。手術清醒后,他朗讀了一首自己創作的詩——《心中的夢》。

“我把光明捧在手中,照亮每一個人的臉龐?!弊肿肿茻?,讓人淚目。

這首詩在新浪微博上,獲得了150萬點贊,沖上當日微博熱搜?!鞍狄沟墓狻薄坝赂覐姶蟆薄皽厝釄远ā钡脑u論刷屏。

“世界吻我以痛,我要報之以歌?!碧└隊柕倪@句詩,或許是陶勇人生的寫照。

六一兒童節前,陶勇還給盲童寫了一首名為《旅行》的詩。

“生命是一場旅行

一路尋找價值和意義

鮮血涂滿石壁

白雪覆蓋山頂

總是抬頭仰望星空

卻無暇顧及每一個腳印

何不燃起一堆篝火

在叢林深處

驅散濕漉漉的瘴氣

看白色的煙霧升起

享受這一刻難得的寧靜”

陶勇希望,有一天他可以帶著盲童去巡演?!懊ね残枰粭l自食其力的路。他們眼中無光,心中應有光?!?/p>

想寫“很虐很虐”的小說

陶勇身上,有一種浮士德式的浪漫,用他好友袁夢克的話來說,就是有一副“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”的架勢。

歌德筆下的浮士德,為了超越封閉的一己世界,投入到廣闊的現實生活,不惜將靈魂出賣給魔鬼,完成了充滿苦難的精神探索,明白了“人的幸福只存在于為他人盡力”的道理。

劫難之后,陶勇依舊滿懷悲憫地關照現實。

他曾在微博寫到,“神話和幻想披上客觀和邏輯的外衣,游弋人間,成為處于困境中的人們最需要的面包,他們甚至會為此放棄真正解除饑餓但不太可口的理性?!?/p>

季羨林的《牛棚雜憶》,是陶勇很喜歡的一本書。

這本書里充滿了苦難與絕望,但陶勇讀完之后,“仍能感受到絕望的沙漠里,可以開出花來?!闭缂玖w林在引言中所寫:“它是一面鏡子,從中可以照見惡和善,丑和美,照見絕望和希望?!?/p>

“如果我寫小說,我也會寫很虐很虐,虐到你死去活來、肝腸寸斷,然后又突然看見了人間希望的那種小說?!碧沼抡f。

新作《目光》即將出版

1997年,陶勇以江西省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醫學部。那時,他是一個純粹的理想主義者。

“當時我以為,所有學醫同學的目標都是——當一名優秀的醫生。我甚至以為自己不需要為未來的住房、生活操心,也沒有掙錢的壓力,之后的時間、精力都可以用來干一些事業了?!碧沼抡f。

然而,學醫十年、從業十三年后,陶勇逐漸發現,“北京的房子越來越貴,市場經濟的意識越來越濃,一夜成名的流量明星越來越多,身邊越來越多的醫生轉行……”

面對種種變化,陶勇也有很多困惑和迷茫。他選擇一種平衡,在向現實妥協的過程中,不完全放棄理想?!霸谶@個世界里,單純的理想主義者肯定得碰得頭破血流,完全的現實主義者,沒有什么意思?!?/p>

“北漂”二十余年,是陶勇理想著陸的過程。

在工作之余,他把這些心路歷程,凝結成文字,和朋友李潤合著了一本《目光》。

“書里包括我成長中的困惑、對善和惡的認識、對醫學的理解等等,很快就會出版,也會在微博超級紅人節上分享?!碧沼抡f。

[編輯:劉曉宇]
山东十一运夺金彩乐乐